選單

格蘭哥尼一貫風格

用別人不願花更多時間和心思的方法

探索格蘭哥尼的六大工序

觀看影片

格蘭哥尼所堅持的六大工序讓我們保留住當初最完美、最真實的口感。若隨意更改了任一道工序,將會大大改變格蘭哥尼那顯著又複雜的風味。

空氣乾燥法

格蘭哥尼堅持使用空氣來烘乾大麥

格蘭哥尼的創始人基於大自然的因素而建立了這項傳統─因為在Dumgoyne 山谷的土壤中並沒有泥煤。這也代表著我們的威士忌沒有煙燻泥煤味,也沒什麼粗糙的風味或平庸的橡木桶好隱藏的。

那也是為什麼我們會如此精心的在手工製作、使用蘇格蘭最慢速蒸餾來打造我們的蒸餾酒,之後陳釀在上等的雪莉桶。我們忠於格蘭哥尼的風味─塑造出鮮明的果香和豐富的香甜味。

“格蘭哥尼非泥煤煙燻的大麥,讓我們保留住當初最完美、最真實的口感。”

Signature
James Leslie

糖化師

耐心

蘇格蘭最慢速蒸餾酒廠

格蘭哥尼鮮明的風味來自於大膽的承諾─使用蘇格蘭最慢速蒸餾來打造我們的威士忌。

格蘭哥尼著名的風味就是這樣一點一滴的被轉化成滑順、非常複雜的酒體。

太過浪費了? 或許吧。但我們也不打算更改我們的風格和作法。

“格蘭哥尼的風味是不可妥協的。”

Signature
Duncan McNicoll

蒸餾師

橡木桶

格蘭哥尼雪莉桶是稀有且珍貴的

然而,雪莉桶並非都是那麼難取得的。1870 年代,倫敦的雪莉酒生意如日中天,因此我們也備了一些雪莉桶以陳釀我們的威士忌。浸泡過雪莉酒的橡木桶,讓格蘭哥尼威士忌的風味更帶上一層新的境界,色澤更加的豐富和深沉。

然而,雪莉酒的生意開始下滑,導致雪莉桶的價格驟升。在這情況下,酒廠面臨了抉擇:使用其他量較多的替代品,或是忠於格蘭哥尼真實的風味。

格蘭哥尼最後選擇了忠於風味,並從源頭出發。我們投資了整整六年的時間打造出屬於我們的橡木桶─從橡樹林的採集並運送至酒廠;從選材到風乾、潤桶都有格蘭哥尼的參與。

“格蘭哥尼的風味和色澤是不允許被偷工減料的。”

Signature
Robbie Hughes

酒廠經理

熟成

每個格蘭哥尼橡木桶都是被精心照顧的

每一個酒桶都被呵護在我們傳統的酒窖裡,石牆及泥土地板為的就是避免酒窖裡的溫差太大。每一個酒桶也有足夠的空間去作熟成,最多只堆疊三層高。如此耐心地慢速熟成讓格蘭哥尼能夠掌握一致的蒸散作用,讓橡木桶的風味和蒸餾酒可以完美結合。

“絕不倉促行事、絕不讓酒窖擠滿酒桶、也絕不妥協。”

Signature
Deek Morrison

酒窖管理員

保持原色

能賦予威士忌那豐富且吸引人色澤的方式有兩種:一是耗費極長的時間和昂貴的成本去陳釀威士忌;相較之下,另一種則簡單多了─裝瓶時,在威士忌裡添加幾滴焦糖。

格蘭哥尼選擇了較艱辛的道路

格蘭哥尼特地到西班牙北部的森林尋找適合的橡木,並堅持在當地天然的環境下風乾及日曬乾燥三年。

之後在每個手工製作的橡木桶裡裝滿來自赫雷斯(Jerez)的雪莉酒陳釀三年以上,讓橡木桶吸收雪莉酒豐富飽滿的色澤和風味。

雪莉桶從無到有、從橡樹林到格蘭哥尼蒸餾廠,至少需耗時六年的時間才能被使用。之後注入我們清澈的蒸餾酒,並在接下來的十年、十五年、十八年,吸收雪莉桶的精華,轉變成豐富的金色、琥珀色和銅色。

“格蘭哥尼那天然的深赤褐色、紅銅色和淺淺的金黃色,是歲月和雪莉桶給我們最大的回報。”

Signature
John Glass

首席調酒師

傳統

我們的成長和進步並不是一蹴可幾的,而是經過幾世紀的洗禮

格蘭哥尼對於自己創立的原則始終如一,自 1833 年開始,便將我們的威士忌工藝精心地傳承給下一代。

每一個技能、錯綜複雜的步驟都是辛勤的工作和長時間的練習所發展而來的。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還在使用空氣乾燥法、蘇格蘭最慢速的蒸餾方式,從 1870 年代就開始將大多數的威士忌改以雪莉桶熟成,之後甚至打造了專屬的珍貴雪莉桶。

“我們忠於格蘭哥尼的精神:百分之百家族擁有、完全來自蘇格蘭,而且無拘束地展現我們的作風。”

Signature
Leonard Russell

酒廠管理總監

發掘您喜好的威士忌

全部格蘭哥尼系列